在村民王强(化名)的带领下

2020-08-11 07:28

十几分钟的车程,记者的车上、车内已经落满了一层白白的灰土。王强告诉记者,天色再晚一会儿根本就上不来,夜色下这条路上的能见度几乎为零,一些熟悉的村民晚上走这条小路也有过迷路的经历。

记者路过该村附近的一家洗煤厂,黑色的煤和落满灰的白色厂房房顶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王强说,灰尘影响的还不仅仅是村民生活,现在连田里的庄稼也受到影响。

据王强介绍,村民们曾多次向有关部门举报过这些情况,环保部门也来查过,但都是罚点钱了事,没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。“这些采石场太影响生活了,又没人出面解决,我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”王强说。

晚上7点,天色未黑,几家采石场已经开工。王强再次带领记者前往采石场。记者驱车向前,在距离采石场还有很远的地方就遭遇了“团雾”袭击,此时巨大噪声不绝于耳,记者开车且走且停,只能靠王强的指引才能找到前进的方向。虽然来时做了充足的准备,佩戴了防尘口罩,但走进“团雾”还是感觉呼吸有些困难。

“我家就在采石场附近,家里已经很长时间没开过窗户了,可即便如此,家里的家具上、床上还满是灰尘。”村民王强告诉记者,虽然采石场在山上,他家在山下,但采石场的灰尘还是对他们家的生活造成了巨大影响。

记者驻足先前来过的这家采石场门口看到,场区内有一个巨大的碎石堆,蓝色厂房内的大型碎石机轰鸣的工作着,扬起阵阵“浓雾”。一圈下来,记者分别看到这五家正在生产的采石场,都没有任何抑尘设备,粉尘污染极其严重。

6日是立夏后的第一天,石家庄上午10时的实时空气质量指数为401,属于重度污染。

6日下午,记者来到了庄子头村,在村民王强(化名)的带领下,经过一条山村小路来到该村附近的一家采石场。这家采石场被一座石灰状的巨型土堆包围,蓝色的简易厂房落满了白色的粉尘,场内停放着几辆小车,同样被灰尘覆盖,但车主人似乎并没有清洗它的打算。回望来时的小路,路面和路边的植被都被覆盖着厚厚的尘土,小路上穿梭的大型运输车不断地将路上的尘土扬到空中。

“现在还不太明显,到秋天种玉米的时候,叶子上都是那种白色的粉尘,结出来玉米的品质跟以前差远了。”顺着王强的指引,记者看到,农田低矮作物上的确覆盖着一层白色的灰尘。

村民王强告诉记者,他们村附近一共有五家这样的采石场,每家采石场具体叫什么名字他们也不清楚,不过这些采石场以前都是整天生产,他们举报过几次之后,现在都是晚上六七点到早上六七点这段时间生产。

Find a National Park by State: